当前位置:福德正神 > 产品展示 >

2019美股展望:多位华尔街投行分析师看涨

科斯汀和他的团队表示,“预计本轮美股牛市在2019年仍将继续。我们预测标普500将在2018年收于2850点,并在2019年上涨5%,在年底时达到3000点,全年包括股息在内的总回报率将达到7%,远期市盈率将稳定在16倍。自2018年年初以来,标普500的估值已经下降了12%。简而言之,市场已开始消化美国经济将放缓的风险。”

Stifel研究部董事总经理首席股票策略师班尼斯特班尼斯特(BarryBannister)则较为保守,他对记者指出,他预计2018年年底和2019年年底标普500指数均将维持在2800点水平,该点位是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分析师中最低的。

强劲的企业收益一直是推动本轮美股走牛的主要原动力。嘉信理财集团高级副总裁莉兹·安·桑德斯(LizAnnSonders)曾向记者表示,本轮牛市持续至今,美股企业盈利从2015年年中至2016年年中持续四个季度的复苏功不可没。在此次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几位投行分析师看来,即使是在美国税改红利消退等利好因素减弱的情况下,他们仍对美股企业明年的业绩增长持乐观态度。

对加息次数预期存分歧

杰富瑞股票策略师史蒂文·德桑克蒂斯(StevenDeSanctis)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就指出,“在我与投资者的讨论中,2019年美股企业的收益增长将是重中之重。在我看来,2019年美国GDP的增长将更接近2%~3%区间的高点,因此2019年美股企业的盈利增长虽然不及2018年整体,但仍将保持积极的态势。所以投资者在2019年应更注重股票的估值。我们推荐工业类非消费必需品金融和能源板块。”

“如果美联储在2019年暂停加息,那么对美股来说无疑将是一大利好,尤其是在两年期和十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即将出现倒挂之际。我们认为美联储将在2019年年中实现3%的长期中性利率。一旦达到中性利率,对于接下来的货币政策走向的讨论就会开始——鸽派希望将利率保持稳定,鹰派则希望继续加息。在我们看来,最合乎逻辑的方案是FOMC放慢渐进式加息的步伐,并继续将利率上调至高于当前预期的长期中性利率水平上方。这也是我们预计2019年美联储将总共加息三次的原因。”杰弗瑞首席全球股票策略师肖恩·达比(SeanDarby)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。

除了对2019年的企业盈利保持乐观外,塔德对于标普500指数也给出了较为乐观的预测。他预计,标普500指数将在2019年年末涨至3250点,这一点位是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的多位分析师中最高的。他指出,“明年第一季度由于税改红利消退美元走低和油价下跌,将导致标普500指数急剧减速;在经过二季度和三季度的平稳期后,该指数将在第四季度同比上升9%,全年增长率将为7%。”

在发给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的2019年展望报告中,高盛首席股票策略师大卫·科斯汀(DavidJ.Kostin)和他的团队则认为,美股企业收入增长一般遵循美国GDP增长路径。“我们预计标普500指数成分股明年的销售额将增长5.1%,2020年将增长3.8%。我们的模型预测显示,未来几年这些公司的利润率将稳定在11.2%。”

达比对记者表示,虽然他的研究表明美国经济在2019年不会出现衰退,但他预测标普500指数在2019年年底时仅将到达2900点,略低于他对2018年年底的点位预测目标。“2019年标普500的预期市盈率为15.7倍,预期市净率为3.0倍,股息收益率为2.1%。相比债券和信贷而言,美股的估值是合理的,但更接近于公允价值。我们预计标普500的上行因素将来自于美元的走弱美联储暂停缩表以及在2019年放缓加息步伐;下行因素则来自于美债收益率曲线在通胀压力上升时走高。”

塔德认为,由于通胀预期过低,短期内美联储不会大幅加息。“二战以来,衰退都是发生在美联储加息周期之后,且只有当美联储将利率调整至收缩区间后才会出现衰退。可以说,美联储之所以这么做,是因为它确信美国经济已经过热,而且觉得有必要继续加息来抑制经济增长。还需指出的是,美联储几年前将通胀目标从CPI(消费者物价指数)调整为PCE(个人消费支出),实际上是提高了通胀目标。”塔德补充道。

科斯汀和他的团队则认为2019年美联储将总共加息五次。“现阶段美国失业率为3.7%,是1960年代末以来的最低水平,远低于4.6%的自然失业率。我们预测美国失业率将继续下降,2019年将降至3.1%,2020年降至3.0%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本轮美股长牛能延续至今,与金融危机后的零利率政策密不可分,然而在本月的加息过后,美联储已在本轮加息周期内连续加息九次。越来越高的利率,也让企业的借贷成本高涨社会上的投资规模减少,从而收缩了市场上的资金供应量。但11月28日,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鸽派讲话,被一些投资者解读为美联储可能将在明年暂停加息的信号。

点位预测最高相差450点

德银驻纽约的股票策略师巴拉格·塔德(ParagThatte)则对记者表达了更积极的观点,他指出:“从历史上看,不断上升的工资和通胀带来的是更高的利润率。虽然理论上来讲成本上升意味着利润率的下降,但企业的成本并不会凭空上升,而是通常在增长强劲时上升,这意味着企业的运营杠杆为正,而企业也可以通过定价能力和提高生产率来抵消成本。从历史上来看,工资和通胀的上升时期,企业的利润率更高。尽管对企业盈利的担忧从2018年第一季度开始就已经影响了市场情绪,但企业的整体利润率却在2018年第三季度攀至新高。”

就以上受访分析师看来,他们预测的最大差值达到450点。尽管2019年由于税改利好因素减弱和弱美元等因素可能将对美股构成风险,但他们对2019年年底标普500指数的平均预测为2987.5点,这一点位较美股12月20日收盘价高出21%。

每经记者蔡鼎每经编辑王可然

2018年,美股经历了数次暴跌,对于即将到来的2019年,美股投资者该怎样做好准备?投资者最关心的加息等影响因素又会怎样发展?

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》记者采访的数位华尔街投行分析师看来,本轮美股走牛的原动力——成分股业绩仍将在2019年保持稳步增长,这将帮助美股进一步上涨。但对2019年美联储加息次数的预期,以及年底标普500点位的预测,受访的多位分析师却产生了分歧。有的认为,2019年美联储将总共加息五次。有的认为,标普500指数将在2019年年末涨至3250点。

对企业盈利状况仍乐观


2019-03-03 12:53admin admin 点击